網站首頁 / 企業文化 / 學習園地

每日一讀 | 普通而又獨特的語言

閱讀次數:2090 作者: 黨辦 發布時間:2022-03-15
[字體:  ]

好語言不古怪

 

魯迅的《高老夫子》中,高爾礎說:“女學堂真不知道要鬧成什么樣子,我輩正經人,確乎犯不上醬在一起。”“醬”字甚妙。如果用北京話說成“犯不著和他們一塊摻和”,味道就差多了。沈從文的小說,寫一個水手,沒有錢,不能參加賭博,就“鑲”在一邊看別人打牌。“鑲”字甚妙。如果說是“靠”在一邊,“擠”在一邊,就失去了原來的味道。“醬”和“鑲”,大概本是口語,紹興人(魯迅是浙江紹興人)、鳳凰人(沈從文是湖南湘西鳳凰人),大概平常就是這樣說的,但是在文學作品里沒有人這樣用過。

 

屠格涅夫寫伐木的散文詩,有一句“大樹緩慢地,莊重地倒下了”。“莊重”不僅寫出了樹的神態,而且引發了讀者對人生的深沉、廣闊的感慨。

 

阿城的小說里寫“老鷹在天上移來移去”,這非常準確。老鷹在高空,人是看不出翅膀扇動的,看不出鷹在“飛”,只是“移來移去”。同時,這寫出了知青的寂寞心情。

 

我曾經在一個果園勞動,每天下工,天已昏暗,總有一列火車從我們果園的“樹墻子”外面馳過,車窗的燈光映在樹墻子上,我一直想寫下這個印象。有一天,終于抓住了。

 

車窗蜜黃色的燈光連續地映在果樹東邊的樹墻子上,一方塊,一方塊,川流不息地追趕著……“追趕著”,我自以為寫得很準確。這是我長期觀察、思索,才捕捉到的印象。

 

好的語言,都不是稀奇古怪的語言,不是魯迅所說的“誰也不懂的形容詞之類”,都只是平常普通的語言,只是在平常語中注入新意,寫出了“人人心中所有,而筆下所無”的“未經人道語”。

 

平常而又獨到的語言,來自長期的觀察、思索、捉摸。

 

讀詩不可抬杠

 

蘇東坡有詩云:“春江水暖鴨先知。”這是名句,但當時就有人說:“鴨先知,鵝不能先知耶?”這是抬杠。

 

林和靖詠梅的“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”,是千古名句。宋代就有人問蘇東坡,這兩句寫桃杏亦可,為什么就一定寫的是梅花?東坡笑曰:“此寫桃杏誠亦可,但恐桃杏不敢當耳!”

 

有人對“紅杏枝頭春意鬧”有意見,說:“杏花沒有聲音,‘鬧’什么?”“滿宮明月梨花白”,有人說:“梨花本來是白的,說它干什么?”

 

跟這樣的人沒法談詩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精品人妻系列无码专区不卡_国产 欧美 视频一区二区_国产一级久久久久毛片精品_一级a一级a爰片免费久久久